群众眼中的游戏托是什么样子的?

群众眼中的游戏托是什么样子的?

2019/5/10 12:52:00 作者:群众眼中的游戏托是什么样子的?
导读: 群众眼中的游戏托是什么样子的?
想当手游托,加Q群:1025875384

想当页游托,加Q群:601051247
周二,公司公休。我和阿轩两个游戏成瘾的人,竟然一天都不想碰电脑和游戏,那些微信聊天,也一概不理。一个玩家都没拉到,我觉得我俩压根过不了考核。

可令人意外的是,我的微信里出现了一个大叔,很直接地问我:

“美女,陪你玩什么游戏。”

“权力。”

“没听过,到时候怎么找你?”

“很容易的,只要我们在(游戏里)同一个区,输入角色名字加个好友就可以一起玩了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大叔发来信息:“我在武汉江汉区。”

瞬间,我就想起了贝哥的那个“二号大叔”。

7

因为这个武汉大叔,我从第六天开始步入“正轨”——空无一物的后台终于显示有玩家注册游戏,还是两个。组长让我跟着去建号,然后陪他们玩。

阿轩则又被叫出去了。隐隐约约,我听到组长很着急:

“你要广撒网、多捞鱼知不知道?”

“‘白天无不无聊,晚上寂不寂寞,小哥哥一起来玩啊。’这是最基本的话术,你就学我这么说!”

“总之我不管你是什么渠道,用什么方法,反正就是把他拉到这边来花钱。”

……

面对那粗劣的画面和满屏的充值选项,我突然有些犯恶心,我真的有点玩不下去了。

按照组长规划的进度,我之前在别的游戏里“攒”的那些玩家,今天也该“收网”了。他们都很热忱,耐心地帮我过任务、下副本,有的甚至愿意把自己价值几千块钱的账号借我玩,让我有更好的游戏体验。

可我却很无措,犹豫着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诉说自己隐藏已久的真正目的——如果他们知道了我的真实意图,还会对我这么好吗?

我心里正乱着,《万王之王》的页面里,随风又发来了信息:“阿喵,你又在玩游戏啊,女孩子老是玩游戏不好,趁着年轻,还是应该好好工作。”——他最看不得弱小无助,所以我给他编的故事是:我大学刚毕业,适应不了工作,所以才沉迷的游戏。

“知道啦,大叔。哎,不过要是有什么打游戏的工作就好了。”我回复说。

“你只是刚出社会不适应,坚持一段时间就好了。别像有些女人,成天不出去工作,怀着孕在家还乱发脾气。”

我手一顿,立刻想到了他怀有6个月身孕的妻子,但还是回了句:“嗯,可我还是想打游戏。”

“不能这样,你得出去工作。大不了失败了,你来我这边。”

“干嘛?”

“勉强养一下你啊。”

“你之前还说勉强挣个奶粉钱呢,怕是养不起我。”

“反正是只喵(猫),也费不了多少钱,供你打游戏就行啦。”

我一下没了话。他继续说:“你什么时候来我这边玩儿呗,我包吃包住包车票钱。说实话,我还是挺好奇现实里的你是个怎样的女孩子,这么活泼,又很可爱,打游戏也好。”

——按照流程,我本应该说:“那你先陪我打游戏再说啊,我最近刚玩了一个游戏《权力》。”

可我不想说。

有些暧昧话未必是真,可万一不是假的呢?我开始脑补:一个男子沉迷和女网友聊天,冷落了怀孕的妻子。两个人的矛盾,变成了两个家庭的矛盾。有可能离婚,有可能流产,也有可能维系着表面姻缘——一切闹剧,只因为一个别有用心的游戏推广员而已,而这个推广员,还可能是个200斤的大胖子,比如胖哥。

我想,即使这个情节没有发生在随风身上,也有可能发生在别的玩家身上。那些往游戏里充了不少钱的玩家,大部分是受了我们这些“假玩家”的挑拨。毕竟,公司只需要在游戏后台点几下鼠标,我们就会有好装备和特权,而他们想获得这些,是要真金白银地往游戏里烧钱。

8

好不容易捱到了中午,组长问我们是跟大家一起订饭还是自己点外卖,却听胖哥说:“不用点了,今天我带他们两个出去吃。”

贝哥在一旁酸道:“哟,胖子你这回怎么这么大方了,平时请我喝杯奶茶都不肯。”

“就是嘛,也带上我啊。”组长也揶揄道。

“你们一个月几千上万的工资还要我请,那我不得倾家荡产啊。”胖哥和他们打了个哈哈,就把我们带去了隔壁的小餐馆。

点了几个小菜,几瓶啤酒,3碗羊肉烩面,胖哥就说开了:“阿喵,之前你不是替我发了个语音嘛,今天那个客户充了3000多,一下把我这个月的指标提前完成了,所以我就想请你们吃个饭,感谢一下。你们随便吃,不够再点。”说罢,他就咬开啤酒瓶盖,“咕咚咕咚”灌了起来。阿轩也陪着他,一口一口地啜着啤酒。

胖哥说,他在这公司已经干了一年多了,但业绩也就那样,平时每月算上提成也就3000不到。听说我们刚穷游回来,胖哥很是羡慕,他去过最远的地方,也不过是洛阳。

狭小的饭店,衬得胖哥的身材愈发臃肿。旁人进进出出,都要往他那儿瞟上一眼,可胖哥并不在乎,他自嘲道:“在很多人眼里,我只是个死肥宅而已,文化程度不高,平常也不怎么受人待见。那些好的工作看不上我,体力活我也干不了。可是没有办法,除此之外我还能干什么呢?男人对着男人,真他妈恶心啊……可我没有别的选择,我还要生活,家里还有人要我养着。说真的,能每天坐在椅子上,打打游戏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最起码,我在游戏里想下什么副本的时候,只要喊一句,就会有一堆人和我组队。”

胖哥喝干了最后一口酒,说:“走吧,吃饱了,我们回公司。你们就剩下两天培训期了,可得好好搏一搏,争取留下来。毕竟这活儿不难干,也轻松。”

回到公司,楼梯的台阶上,贴着一排排胶纸,上面印着:“今天,你努力了吗?”。

我眼中看到的却是:今天,你骗人够努力了吗?